天域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黑卡 > 第四百零九章 醒來
    果然,在高干病房區,石磊直接被兩名軍人攔在了外邊。

    他們倒是也很客氣,直接表明,沒有接到命令,誰也不能進,哪怕魏菩提可以證明她是魏星月的親妹妹。

    魏菩提倒是早有預料,打了個電話,當然是打給那家的大姐,那位中年女子,中年女子聽說還有一個男生,稍稍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打了個電話給院方,那兩名軍人很快接到了放行的命令。

    魏菩提還在跟兩名軍人說些什么,石磊卻根本沒心思停留了,直奔病房區而去。

    問了護士,石磊推開了魏星月住的那間病房的門。

    病房布置的絲毫沒有病房的特點,完全就像是酒店的標間,只是床頭附近的儀器,以及床邊的吊瓶架,彰顯著此處依舊是一間病房。當然,還有濃烈的來蘇水味兒。

    躺在病床上的魏星月,一如往常的恬靜優雅,眉梢眼角干凈至極,但是石磊知道,只要她醒來,她的一顰一笑,都會與她的外表背道而馳,顯得妖嬈而性感。

    薄削的嘴唇緊緊閉著,缺乏血色,顯得有些蒼白。

    除了這一點,石磊從魏星月的臉上看不出太多的痛苦,她顯得很安詳,就像僅僅只是睡著了一般。

    石磊坐到病床邊,輕輕的握住了魏星月的手。

    手背白皙,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見,只是顯得比從前更加瘦了。

    魏菩提沒有進門,而是站在了門口,她不想打擾自己姐姐和石磊單獨相處的時間,哪怕魏星月還陷入昏迷之間。

    喊過一個護士,魏菩提開始向護士了解魏星月的情況。

    石磊,則已淚流滿面,口中喃喃道:“你這個瘋女人,怎么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那么瘋呢?有事你不能跟我說么?那天你去我家,還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你當時是不是就想好了,那可能是我們最后一次見面?你根本不需要關機的,你就是怕我找到你,怕把我牽扯進來,你覺得我是個沒用的男人,幫不上你的忙對不對?你這個瘋女人,你快點醒過來啊!你特么不醒,老子怎么跟你滾床單?馬勒戈壁的,你不是很想跟老子睡覺么?你現在立刻醒,老子馬上就帶你去賓館睡了你!”

    石磊的情緒顯得有些激動,他流著淚,站起身來,從口袋里掏出那枚黑卡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放在他身上的藥丸。

    “這顆東西,可以換你跟你妹妹的命,又或者,現在我給你吃下去,換你立刻醒。魏星月,你選一個!”石磊泣不成聲,眼前的魏星月顯得十分模糊。

    可是,魏星月一動不動,她根本不可能聽到石磊的話。

    石磊的情緒愈發的激動,他大聲叫道:“瘋女人,你特么現在就給老子醒過來!老子以你男人的身份,命令你醒過來。醫生都說你沒事,你別再給老子裝了!”

    外邊的護士聽到石磊的大喊,嚇得花容失色,一手就推向病房的門,想要進去阻止他。

    可是,魏菩提卻拉住了護士,搖著頭說:“別去打擾他,躺著的是我的親姐姐,他是我親姐姐最愛的男人。如果連他也叫不醒我姐姐,就不會再有別人了。”

    “可是,小姐,這是病房區,這么大喊大叫……”護士顯得很慌亂,“這里邊住的可都是……”

    魏菩提打斷了小護士的話,說:“這不是才只是晚飯時間么,而且,他也不會吵太久,出了什么問題我擔著。”

    小護士這才點了點頭,她可不知道魏菩提是什么身份,在她看來,能住進這里的,都不是普通人,少說也是大部委領導的子女、親戚,魏菩提又顯得氣度不凡,她說她擔著,應該不會有太大問題。

    “那就一小會兒,可不能老這樣。”

    “放心吧,最多幾分鐘。”

    ……

    病房里,石磊還在怒喊著:“瘋女人,你快點起來,你不是這種怕事的人啊,有什么可怕的,老子陪你一起你還怕什么?你以為你這么一直昏迷著就有用么?我告訴你,你大哥已經進去了,他很快就會被宣判,死刑免不了。你爸你也救不了,他必死無疑。你醒了,還能想想怎么讓你和你的妹妹活下去。”

    魏星月半點反應都沒有,石磊的淚水卻已如決堤的洪水,泛濫而下。

    “喂!瘋女人,你快點醒過來,你知道我擔心你的,你是不是要老子把送水的喊來當著你的面親給你看,你才能受點刺激醒過來啊?魏星月!你立刻……你……你醒過來,我帶你走,我帶你去我家好不好?你愿意住多久就住多久,我把隔壁租下來,我讓藥二那小子把隔壁裝滿你喜歡的紅酒。我天天陪你喝,喝完咱倆就滾床單,這樣你會不會很開心?你倒是快點醒過來啊……”

    石磊聲嘶力竭的大喊,聲音傳了出去,甚至驚動了樓梯口值守的兩名軍人。

    他們面面相覷,想著要不要過去告誡一番,可是,既然有命令讓這倆人進去,似乎只要不發生什么意外情況,就輪不到他們多管。

    算了,如果其他病房有投訴,再說吧。

    包括其余的護士,也都是這樣的心思。

    石磊也喊累了,他坐在了病床邊,抓住魏星月的肩膀使勁兒搖晃著,眼睛里的淚水,一顆顆全都落在了魏星月的胸口,落在她的脖子上,落在她依舊美麗的面龐之上……

    一滴眼淚,悄然落在魏星月的眼皮上,眼淚滾燙,魏星月仿佛被燙著了一樣,輕輕的一個抽搐,眼皮子仿佛動了動,只是,淚眼婆娑的石磊,此刻渾然沒有注意到。

    他還在說著,只是不再叫喊:“瘋女人,大年初一你給我發微信,我給你回,你為什么不理我?什么新年快樂?你吉兇未卜,你音信全無,我怎么可能快樂?”

    石磊抬起袖子,擦了擦自己的眼淚,然后,他低下頭,想繼續跟魏星月說話,可卻驚訝的發現,魏星月的眼角,既然是濕潤的,還有一滴眼淚。

    石磊愣住了,他剛想跳起來喊醫生,卻又意識到,這可能是他自己的眼淚,只是剛好滴落在魏星月的眼角而已。他連忙幫魏星月把眼角擦拭干凈……只是,怎么也擦不干凈,他手指剛過,眼角就又重新濕潤,石磊再擦,眼角涌出大顆的淚水,魏星月的眼皮子動了動,竟然真的睜了開來。

    “你醒了對不對?你醒了對不對?魏星月,瘋女人,你說話啊!”石磊使勁兒擦著自己臉上的眼淚,生怕是自己產生了幻覺。

    魏星月的眼睛睜開了,眼睛里布滿血絲,她虛弱的看著石磊,嘴唇翕張。

    石磊立刻起身大叫:“醫生!醫生!她醒了……”

    可是,魏星月卻伸出手抓住了石磊,虛弱的一笑,卻如百花綻放,她說:“我都聽見了,你說你要跟我睡覺……”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一尾中特在哪个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