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鳳回巢 > 第六百五十六章 修復(二)
    一眾曾孫曾孫女進宮,元祐帝必要來椒房殿。

    這一日也不例外。

    剛下了朝,元祐帝便在幾個皇孫的陪伴下過來了。

    王敏從皇陵回來之后老實多了。見別人夫妻成雙成對,心中雖有些酸苦,卻未流露半分。對玥姐兒也比往日溫和了一些:“玥姐兒,給皇曾祖父磕頭請安。”

    玥姐兒已有兩周歲,個頭高了一些,也有了些幼童模樣。只可惜,膽量并未隨著年齡一起增長,在人多的場合里,少不得有些畏怯。

    王敏催促了一回,見玥姐兒沒有動彈,頗有些惱火。不過,有前車之鑒,王敏不敢在帝后面前造次,耐著性子又哄了幾句。

    玥姐兒這才慢騰騰地挪著步子跪下,細聲細氣地請了安。

    元祐帝對玥姐兒不甚喜歡,隨意地點點頭,讓玥姐兒起身。

    瑜姐兒和朗哥兒都在懷中抱著,阿嬌阿奕走路都很穩妥,姐弟兩個手拉著手走到元祐帝面前,一起跪下磕頭喊皇曾祖父,聲音格外響亮。

    元祐帝頓時笑了起來:“阿嬌,阿奕,都到曾祖父這兒來。”

    然后,一手摟著一個,聽著姐弟兩個的童言童語,十分開懷。

    這才是曾祖父的心頭寶啊!

    魏王世子夫婦韓王世子夫婦心里不免有些酸意,面上卻不能流露出來。

    元祐帝哄了一回孩子,心情十分愉悅,抬起頭對衡陽郡主說道:“衡陽,你挑夫婿的眼光倒是不錯。李家小子頗有些才學,朕也聽過他的名字。”

    王敏:“……”

    衡陽郡主臉頰微紅,目中閃出光彩,有意無意地看了神色尷尬的王敏一眼,然后才嬌羞地應道:“多謝皇祖父夸贊。我身在閨閣,極少出府,親事都由大哥操心。我也該多謝大哥才是。”

    說著,又沖太孫福了一福。

    所以說,衡陽郡主真的是個聰明人,也很會說話做人。

    這么一來,太孫心中當然舒泰。日后少不得要多看顧她幾分。

    哪怕是嫡親的兄妹,感情也是要經營維持的。不能仗著自己的身份肆意揮霍,將情分折騰沒了。

    太孫舒展眉頭,溫和一笑:“如今父王不在京中,我這個做兄長的,為妹妹操心也是應該的。”

    衡陽郡主羞澀地笑道:“不管如何,都要謝過大哥。”

    王皇后在一旁看著,心里也唏噓不已。

    往日她總覺得自己的孫女才是郡主中的第一人,既美麗又聰明。現在看來,高陽郡主不但不及和親的樂陽郡主,就是眼前的衡陽郡主,也勝過她良多。

    一想到高陽郡主,王皇后就忍不住嘆口氣。

    元祐帝龍目一掃:“皇后為何嘆氣?”

    王皇后定定神說道:“看著阿詡和衡陽兄妹情深,臣妾便想起高陽。她自小在臣妾身邊長大,臣妾憐惜她自幼失祜,對她便嬌慣了幾分。沒想到,倒慣出了她不知天高地厚的脾氣。臣妾實在愧對皇上啊!”

    王皇后這一招以退為進,用得爐火純青。

    可惜,元祐帝對嫡長孫女頗為厭惡,想也不想地應道:“皇后若是不想見她,以后就讓她少進宮來。”

    王皇后:“……”

    真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王皇后心中苦不堪言,口中只能應了下來。

    顧莞寧心中哂然,微微扯起唇角。

    王皇后滿心憋悶,瞄到顧莞寧唇邊的笑意,覺得格外刺目。

    數次交手,王皇后都吃了大小不一的悶虧,對顧莞寧頗為忌憚。當著元祐帝和太孫的面,她也無心張口尋釁,很快將目光移開。

    ……

    衡陽郡主的婚期定在了臘月,算來還有四個月左右。

    太子不在府中,太孫整日忙于政事,太子府里有四個孩子要照顧。太子妃本就忙碌,再為衡陽郡主準備嫁妝,實在有些頭痛,便和顧莞寧商議:“不如此事就交給你吧!”

    為小姑準備嫁妝,可不是什么好差事,既繁瑣又不討好。

    稍有不到之處,便會落人話柄。

    顧莞寧本想拒絕,一看到太子妃著急上火的樣子,頓時心中一軟,應了下來:“母妃既然信得過我,便交給我好了。”

    太子妃頓時松了口氣,笑著說道:“你做事,我哪有不放心的。郡主出嫁,嫁妝有先例可詢。照著高陽郡主當年的嫁妝,減上兩成就行了。”

    高陽郡主是已故大皇子長女,也是王皇后的嫡親孫女。當年出嫁的時候,嫁妝十分豐厚。王皇后私下里不知添補了多少。

    太子妃讓照著高陽郡主的嫁妝減上兩成,也有謙讓的意思。

    顧莞寧卻道:“我以為,這樣不妥。”

    太子妃一怔:“為何不妥?”

    顧莞寧淡淡說道:“父王如今是東宮儲君,衡陽雖是庶出,也是父王長女。日后父王若登大寶,衡陽便是公主。高陽到底隔了一層,總不能越過衡陽去。”

    “如果讓衡陽的嫁妝減兩成,于父王顏面有損。日后別人提起,不免會覺得衡陽低人一等,我們太子府也會被看輕幾分。”

    “所以,這嫁妝不但不能減,還要比高陽多一些才行。”

    太子妃略一躊躇:“你說的也不無道理。不過,這么一來,要準備的嫁妝可不少。而且,你皇祖母知道了,心中怕是會不喜。”

    顧莞寧神色不變:“我們怎么做,都討不了她的好。又何必戰戰兢兢瞻前顧后?”

    這話也有道理。

    太子妃很快下了決心:“你說的對,就按你說的來辦。”

    衡陽郡主知道此事后,心中五味雜陳。

    不管顧莞寧思慮的是什么,從中得益的卻是她。

    衡陽郡主特意到了梧桐居,當面致謝:“多謝大嫂為我籌謀著想。”

    顧莞寧神色平靜地應道:“你是父王長女,是身份尊貴的郡主,這是你出嫁應有的待遇。不必謝我。”

    “如果沒有大嫂為我說情,斷然沒有今時今日的光景。”衡陽郡主一臉誠懇地說道:“不管如何,我都要多謝大嫂。”

    哪怕這樣的感激有一半是裝出來的,至少也裝得很誠懇。

    顧莞寧神色也柔和了幾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一尾中特在哪个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