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鳳回巢 > 第七百一十章 走水(二)
    珊瑚胃中驟然一陣陣翻騰欲嘔,反應遠不如往日靈敏。就連季同的聲音聽著也有些模糊起來。

    季同立刻看出了不對勁:“珊瑚,你這是怎么了?”

    珊瑚面色慘白地擠出一個笑容:“我有些暈血……”

    話沒說完,身子便一軟。

    季同不假思索地接住了珊瑚。

    溫軟的身子一入懷,季同才知不妥,卻也不便再將她推開。狠狠心將珊瑚抱起放到了床榻上。

    “季統領,匪徒被殺了大半,還剩下幾個活口。”有暗衛前來稟報。

    季同目中閃過冷厲的光芒,冷冷道:“將尸體全部搜出來,每個補上一刀。活口全部捆好。”

    暗衛應了一聲是。

    玲瓏今夜也殺了兩個匪徒,見了血,不過,她并沒什么不適,目光比平日更亮了幾分:“楚王妃已經逃出靜云庵了。”

    季同殺氣騰騰地笑了一笑:“放心,她逃不了。”

    玲瓏點點頭,看向床榻上面無人色的珊瑚:“真沒想到,珊瑚竟會暈血。”

    他也沒想到。

    平日那個沉默又安靜的少女,此時靜靜地躺在床榻上,看著比平日多了幾分惹人憐惜的意味。

    季同看了一眼,便不敢再看,匆匆說道:“你照顧她,我去小姐那兒看看。”

    玲瓏也急著去看顧莞寧如何,想也不想地說道:“你留在這兒照顧珊瑚,我去小姐的屋子。”

    季同:“……”

    好在光線暗淡,季同膚色又略黑,泛紅也看不出來:“還是我去吧!”沒等玲瓏反應過來,便飛一般地離開。

    玲瓏先是一陣錯愕,然后看了昏迷不醒的珊瑚一眼,不由得笑了起來。

    ……

    季同快步走到門外,深呼吸一口氣,然后揚聲道:“外面已經平安無事了。”

    屋里響起顧莞寧的聲音:“進來。”

    季同這才推開門。

    一開門,就見顧莞寧和自家親娘一起執著弓箭對著自己,絲毫未曾松懈。顯然是怕他為人所逼叫門。

    季同哭笑不得,舉起雙手:“是我!后面沒人!”

    陳月娘這才放了弓箭。

    顧莞寧也將弓箭放了下來,張口問道:“匪徒可全部殺了?”

    為了行動方便,顧莞寧沒穿復雜的羅裙,穿得格外利落簡單,長而柔軟的青絲編成了麻花辮垂在身后,光潔如玉的俏臉清爽干凈,看著和往日截然不同,卻格外美麗動人。

    季同只看了一眼,便不敢再看,迅速垂下眼答道:“殺了一大半,只剩幾個活口,已經被逮住捆好了。”

    “楚王妃一行人,已經逃進山里。奴才早已命人等候多時了。想來很快就會將他們帶回靜云庵了。”

    顧莞寧嗯了一聲。

    琳瑯走到顧莞寧身側,低聲道:“這個楚王妃,心思狠辣,此次絕不能輕易饒過她。”

    顧莞寧目中閃過冷意,淡淡說道:“她在靜云庵里一住多年,楚王當年留下的侍衛,未必對她忠心。她要殺我,這等隱秘之事,一定會托付給最信任的人。這些‘匪徒’,十有八九是王少常的人。”

    王少常,是王皇后的親侄兒,是王氏的兄長。也是王璋王敏兄妹的父親。

    王家是后族,有承恩公的爵位。如今任承恩公的,是王少常之父,也是王皇后的兄長。王少常本人任禮部侍郎,既清貴又體面。

    陳月娘沉聲道:“有王皇后在,想將王家連根拔起,只怕不易。”

    顧莞寧扯了扯唇角:“王家根大葉深,想連根拔起談何容易。此次的事正好是一柄利劍,先割下王家一塊肉。正好讓王家也嘗嘗流言纏身的滋味。”

    王皇后不是口口聲聲要賜她三丈白綾嗎?

    不知當王皇后知道一直為兒子守節的兒媳王氏和內侍結了對食,會是何等反應。是不是也要賜個白綾什么的……想想都覺得大快人心!

    就在此時,異變突生。

    一支利箭穿窗而入,直奔著顧莞寧而來。

    ……

    眾人都已松懈下來,誰也沒料到竟會冒出冷箭。就連陳月娘和季同也反應不及。

    顧莞寧頭腦一片空白,眼看著利箭已至胸前。一個身影撲了過來,替她擋下了利箭。

    利箭狠狠刺進后背,然后透胸而出。

    箭尖甚至戳破了顧莞寧的衣衫,正好停頓在皮膚上,冰冷刺骨。

    鮮血從琳瑯的胸口飛濺而出,迅速浸透顧莞寧的胸前。

    “琳瑯!”顧莞寧失聲喊了起來,淚水瞬間奪眶而出。心里滿是驚懼,聲音不自覺的顫抖:“琳瑯!”

    前世的一幕和此時悄然重合。

    她的眼前,仿佛又出現了琳瑯生氣斷絕的慘白臉孔。

    琳瑯,你為何又要替我擋箭?

    琳瑯,我不要你為我而死。

    琳瑯,我要你好好活著。

    你一定好好活下去!

    顧莞寧淚流滿面,顫抖著摟緊琳瑯的身子,琳瑯悶哼一聲,已然昏迷過去。

    陳月娘和季同俱都變了臉。下一支利箭再飛來,被已有準備的季同用刀格擋開,然后飛撲出去,和這個漏網之魚纏斗在一起。

    陳月娘顧不上看季同如何,迅速打量昏迷不醒的琳瑯一眼:“小姐,你別動,奴婢先扶著琳瑯躺下。”

    顧莞寧似未聽見一般,依舊摟著琳瑯,淚水不斷地滑落眼角。

    陳月娘有些無奈地說道:“不知琳瑯傷勢如何,小姐不松手,奴婢如何為琳瑯急救?奴婢身上有徐滄特意配的止血藥,效果極佳……”

    顧莞寧終于反應過來:“你是說,琳瑯沒死?”

    陳月娘哭笑不得:“奴婢又不是大夫,總得先看了才知道。”

    顧莞寧顧不得擦眼淚,和陳月娘一起小心翼翼地扶著琳瑯到了床榻上。整支箭穿過琳瑯的后背前胸,鮮血汩汩流出,琳瑯大半的身子都染了血跡,看著格外可怖。

    顧莞寧只看一眼,淚水又涌了出來。

    陳月娘心中也是一陣唏噓。

    原本她還覺得不會武的琳瑯硬要跟來,只是無用之舉。真沒想到,琳瑯竟真的救了顧莞寧。

    也幸好有琳瑯在。

    不然,若是讓顧莞寧受此重傷,她真是無顏再去見太夫人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一尾中特在哪个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