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躍馬大唐(合作) > 第二五三章 傷痛
    后宅堂屋里,王源李欣兒公孫蘭三人靜靜而坐,聽著面前的蘭心蕙敘述事情的經過。蘭心蕙臉上淚痕宛然,不時的聳肩抽泣,但斷斷續續的敘述中,三人還是聽明白了事情的緣由。

    “二月里的時候,蒙公子大恩,救了我們姐妹二人出火海之后,安排我姐妹住在永安坊的舊宅里。姐姐她住了數日之后覺得甚是寂寞難耐,于是便經常在坊中閑逛。奴勸過她幾次,她也不聽。奴想著姐姐畢竟是個熱鬧人,一下子……一下子離了秋月館,每日粗茶淡飯布衣素妝的,也確實會心中失落。所以,奴便沒有再多說。”

    王源等人微微點頭,燈紅酒綠到清貧無聊,確實有個適應的過程,倒也無可厚非。

    “原本姐姐去坊中街上還只是買些零食,走走看看的散心,奴也沒看出什么異樣;但是后來她出門回來時,身上也多了首飾,也平白多了新衣服,也添置了不少上等的水粉胭脂等物,奴便開始懷疑起來。要知道,我們姐妹被公子救出來的時候,身上所有的財物首飾都留在了秋月館,只帶著少量的錢財維持生計而已。粗茶淡飯尚可維持,但買綾羅衣衫珠寶首飾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奴懷疑姐姐又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在秋月館中雖也是賤業,但比之私窯暗娼而言,還算是正大光明。若是做了暗娼野妓,不但辜負了公子的一片好心,也自輕自賤之極了。”蘭心蕙雖然羞于啟齒,但還是將話明明白白的說了出來。

    “在奴的逼問下,姐姐終于道出了事實。原來她在坊間閑游之時,結識了永安坊的趙坊正。那趙坊正對她殷勤備至,那些首飾衣服胭脂水粉什么的都是趙坊正給姐姐買的。姐姐告訴我,趙坊正答應要娶她為妾,讓她過上安生富足的日子。”

    “奴告訴姐姐說,王公子替我們姐妹贖身,如今我們姐妹二人都是王公子的奴婢,王公子不同意的情形下可不能擅自做主。姐姐不聽,跟我大吵了一架,說了很多不該說的話,第二天一早,竟然直接搬到那趙坊正家中去了。”

    蘭心蕙垂著頭,回憶著那天的情形。蘭香兒說話的神情和話語還歷歷在目,自己記得清清楚楚,只是這些話語無法當著王源的面說出來罷了。

    那天的爭吵很激烈,姐妹二人到最后抱頭痛哭,哭完了,蘭香兒替蘭心蕙擦著眼淚說出一番話來。

    “妹子,你說的那些我都懂,姐姐雖然不是良家女子,但姐姐卻不傻不笨。實話告訴你,其實我不愿離開秋月館的,姐姐一個殘花敗柳之身,還指望著離開秋月館之后有什么好的歸宿不成?相較于外邊,我更愿意留在秋月館中過逍遙日子。但我知道,我若不答應離開,你會很傷心難過,所以我情愿答應和你一起離開秋月館。”

    “姐姐,你怎會這么想?你我姐妹離開那個吃人的地方難道不好么?你這么說,豈非辜負了王公子的一番好意?”

    “妹子啊,王公子確實是好意,但那好意只是因為你罷了。你說那王源救了我們姐妹兩個,我只承認他救了你而已。姐姐不糊涂,也沒抱著讓那王源收留我姐妹二人在身邊的妄想。你沒覺察到么?王源看著我的眼神中盡是鄙薄,他認定我是個貪財污穢的女子,姐姐知道他的內心里根本不想要救我出來,他只是因為要救你罷了。他喜歡你,所以只能連我一起救出來。而現在我若死活粘著你,豈不成了你的累贅?若是因為我的緣故讓他看清了你,姐姐是絕不愿的。你的身子是干凈的,莫因為姐姐耽誤了你終身。”

    “姐姐,不是的,王公子一定不是那么想的,你莫多加揣度。”

    “妹子啊,你不懂。姐姐閱人無數,什么人一眼就能看出來。王源是個有本事的,你若能跟了他也是件大好事。他對我確實是沒有什么興趣的。他編的那些什么孿生兄弟的故事,無非是不想跟我有什么瓜葛罷了,我又何必自討沒趣。妹子,其實你有個好歸宿,姐姐的心里便比什么都高興。我可以斷定,王源絕對不會追究我跟趙坊正的事情,他巴不得甩掉我這個累贅呢。而且,姐姐也不能沒有歸宿啊,雖然那個趙坊正是個老色鬼,姐姐也很厭惡他,但起碼他能讓姐姐有人疼有人愛,能有個安身立命之地。姐姐不能拖累你,但姐姐也要生活,也要過日子。難道你要姐姐去搬包抬土養活自己么?那還不如去投河算了。妹子,你莫勸我,我已經決定了。你也要盡快搬去王源的新宅中,男人無常性,你要時刻在他身邊,不然他會對你淡了的。”

    那日的對話一字字一句句的在耳邊回響,蘭心蕙當時還并不覺得蘭香兒話語中的關懷備至,現在想起來,哪一句不是發自肺腑之中的至親言語,全是發自真心。

    見蘭心蕙垂頭發呆,半晌不語,李欣兒忍不住開口問道:“后來呢?這些事我們都是知道的,你姐姐要給那個趙坊正當妾的事情你來到新宅的那天我們就知道了。二郎也并沒有追究此事。事實上,如果你姐姐能因此有個歸宿,我們也是樂于看到的。只是后來發生了什么?令姐怎么就好好的便……便逝去了呢?”

    蘭心蕙抬起頭來,用衣袖擦淚。李欣兒拿了塊白帕起身遞給她擦淚,蘭心蕙輕聲的道謝。

    “這幾個月我也沒離開這里,和姐姐也只是通了幾封信而已。姐姐的信上都是報平安,說的都是好話,說吃的多么好,穿的多么好,過得多么舒坦。我讀了這些信也挺高興的,一度認為姐姐找到了個不錯的歸宿,雖然為人妾室,但只要能吃好穿好安穩度日那也沒什麼不好的。可就在公子去北海后的第三天,姐姐托人送來一封信,信上說……信上說……她已經離開了趙坊正,說她想見見我。于是,我便去見了她,可一見到姐姐的面,奴……奴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姐姐她……她……”蘭心蕙再次哽咽掩面,痛哭出聲。

    王源輕聲道:“蘭小姐,說下去,你姐姐她怎么了?”

    蘭心蕙止住悲聲,吁了口氣顫聲道:“姐姐一個人躺在公子的老宅里,瘦的皮包骨頭。她的樣子我都不敢多看一眼。她身上全是淤青,青一塊紫一塊,青一塊,紫一塊。還有很多燙傷的疤痕,鞭子抽打的傷痕……我……我都認不出她的樣子了。”

    王源等三人聽她絮絮叨叨的顛倒說話,身上開始發冷。

    “我問姐姐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姐姐她什么都不說,一句話也不說。我不想太刺激她,于是便讓人回來跟十二娘稟報,要留在姐姐身邊照顧她。但我只說了姐姐生了病,卻沒有細說緣由。”

    李欣兒點頭道:“是,當時我一點也沒多想,你們姐妹見面相聚幾天也是尋常,何況你姐姐還生了病。我讓人給你送了些錢物,讓你安心的照顧你姐姐,卻一點也不知道原來情形竟然如此嚴重。”

    王源皺眉道:“令姐身上的傷痕是那趙坊正所為么?是他折磨令姐,以至不治身亡么?”

    蘭心蕙搖頭道:“初時我也是這么認為的,但很快我就發現,她身上的傷痕還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姐姐好像經歷了什么特別大的驚嚇和刺激,每夜里夢魘不斷,驚叫痛哭。我無論怎么問,她都不肯回答。她吃東西吃不下,睡覺睡不著,有時候將兩只眼盯著屋頂一言不發,很是嚇人。我請了很多郎中,都說不知病因,只開些安神靜心的藥給她調理。但最終,我只能看著她一天天的消瘦,一天天的死去。”

    王源咂嘴道:“你為何不早告訴我們?我們一直只當令姐只是抱恙罷了。”

    蘭心蕙低聲道:“公子回京后,我本打算求助于公子,但聽說公子忙的不可開交,公子又命人送錢物藥物,請京城中的好郎中來醫治,我便沒有將這些情形告知公子,以免奴私人之事耽誤公子的時間。昨日清早,姐姐似乎有些好轉,早起時還喝了些稀粥,我以為姐姐終于躲過了這一劫,卻沒想到,那便是回光返照之像。”

    “吃了早飯后,姐姐要梳頭洗臉,我便將她抱到院子里曬太陽,替她梳頭洗臉。在那時,姐姐終于跟我說了她遭受的一切,我苦命的姐姐,她遭受了多么可怕的事情,那些害她的人,我求公子把他們一個個的碎尸萬段,為我姐姐報仇。哪怕是需要奴去做任何事情,奴都愿意去做,因為,這幫禽獸簡直不配做人。”

    蘭心蕙情緒激動,咬著銀牙,呼吸也急促起來,眼中噴出憤怒之光,大聲說道。

    王源走上前來,蹲在她身邊,伸手輕撫她的肩頭,低聲的安慰道:“說出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放心,我定會替你做主。”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一尾中特在哪个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