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躍馬大唐(合作) > 第五四九章 沆瀣
    說服楊國忠的過程遠比想象中的容易,午間楊國忠來到秦國夫人府,宴席之上,當王源說出了鹽湖的秘密之后,楊國忠眼睛里閃爍的貪婪的光芒便出賣了他的內心。

    在王源和盤托出私鹽計劃之后,雖然他口中一直嘟囔著要將私鹽并入朝廷鹽務**的風險太大,恐事情敗露要遭受嚴厲懲罰云云,但他比誰都清楚,這件事的利益之大。

    楊國忠是在戶部度支郎的位置上起家的,他對朝廷財稅收入了如指掌。他知道鹽這一項每年給大唐帶來多大的收入。僅以去年而言,鹽務一項便給朝廷帶來六百萬貫的收入。這是剔除了制鹽運輸銷售等各環節的純收入。若以總量計算,絕對超過一千萬貫。楊國忠很早就想從中撈一筆,但苦于朝廷的海邊鹽田都有規制,各地鹽井和鹽礦早已登記入冊,每年產鹽多少,銷售多少都很明晰,實在是動不了手腳。但如果王源所言的鹽田是真,楊國忠卻有辦法從中獲取高額的暴利。

    辦法在楊國忠看來極其簡單,楊國忠可以用關閉鹽井鹽礦的辦法減少每年朝廷明面上食鹽的產量。但大唐上下對于食鹽的總需求是不會變的,反而因為人口和牲畜的增加年年攀升。楊國忠便可將鹽湖中的鹽通過官府的渠道摻雜其中進行銷售。這樣既不會引發食鹽短缺的危機,又能從這塊大蛋糕上狠狠的割下一大塊來。這就好比借著朝廷的手段將這些私鹽強行銷售,而獲利卻一文也不會上交國庫之中。因為總賬目上,鹽井鹽礦關閉后總食鹽產量的減少,朝廷從鹽務收入上的減少也無可厚非,朝廷也無法問責。

    當然,關閉鹽井和鹽礦是個技術性的問題,總不能無緣無故的關閉鹽井和鹽礦,這需要些手段。譬如,將山西每年出產五十萬石的鹽井關閉,或許需要一些小小的流言。譬如鹽井左近的村落里有人吃了這種鹽中了毒生了病等等,戶部自然可以立刻展開調查,將此鹽井確認為毒鹽井,立刻封土關閉,停止采鹽。更直接的辦法是讓深入地下的鹽井塌方或者透水,那樣會更省事的解決這個問題。總之,關閉鹽井的辦法多的是,楊國忠隨便一想便有好幾種,只需讓戶部尚書章仇兼瓊去辦便可,章仇兼瓊會比狗還聽話。

    但關鍵的問題是,王源說的那個鹽湖是否真的出鹽此為其一,其二,野牛城王源是否能拿下;其三,得利兩家的分賬怎么分?這些對于楊國忠而言都是切實的問題。

    一旦涉及到這些實際的問題,王源便知道事情快要成功了。正如自己所知的那樣,楊國忠雖然貴為左相,但他依舊改不了從小人物攀升上來的市井氣。貪婪無度,斤斤計較。

    王源針對楊國忠的三點疑問一一作答。第一個問題無需回答,王源只需拿出一小包雪白的鹽末,讓楊國忠蘸著嘗一嘗便解決了。

    “這便是經過提煉后的鹽湖的鹽。看看,亮如晶白如雪,更重要的是味道非常的可口。咱們吃的粗鹽帶有苦澀之味,而這種鹽卻帶著鮮味。不信,左相可嘗一嘗。”王源指著那一小灘鹽笑道。

    楊國忠和秦國夫人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提煉后的粉末狀細鹽,聞言將信將疑的蘸了幾粒送入口中,幾乎同時點頭,發出滿意的贊嘆聲。

    “這確實是鹽湖中的鹽么?”楊國忠吧嗒著嘴里的咸味不放心的問道。

    王源笑道:“左相把我當什么人了,我犯得著在此事上欺騙你么?編個故事給你聽我有什么好處?”

    楊國忠點頭道:“若全是這種鹽的話,價格恐會更高,獲利會更大。恭喜你,你真的找到了聚寶盆了。”

    王源道:“是否能拿下野牛城這個問題,我卻無法給你答案了。我只能說,打仗這種事,誰也保證不了結果的勝敗,我只能說我盡力而為之。特別是在你給了我一大堆破爛物資之后,我更不敢說一定能拿下野牛城控制鹽湖了。”

    楊國忠哈哈大笑道:“我就知道你要提這個茬。我給你的那些破爛可是為了保護你劍南軍。你要知道,差一點你劍南軍便要作為攻擊吐蕃人的主力兵馬。你該感激我才是。”

    王源笑道:“我可沒有怪你。左相給我什么我就要什么,我至今可沒有對此事發過一次牢騷。左相甚至沒有寫一封信來解釋此事。左相這么一說,我倒是真的要感謝左相給我那些破爛了。沒準左相給我些上好的兵刃盔甲,我在同吐蕃人作戰的戰場上立下大功也未可知。但好像左相覺得這份功勞該給王忠嗣而不是我王源。”

    楊國忠低聲冷笑道:“王源啊王源,你也有走眼的時候。你真以為我和李林甫忽然聯手推出王忠嗣去和吐蕃人作戰的事情是送他一份功勞么?跟你也不妨明言,王忠嗣這回沒好果子吃。等他兵敗之后,我便要彈劾他,到時候你需得寫奏折一起上奏彈劾。”

    王源心中大動,三言兩語終于套出了這件事的原委,原來楊國忠果真是為了對付王忠嗣而和李林甫聯手行動。

    “左相是說,王忠嗣這次要兵敗?”

    “哼,無論勝敗,王忠嗣都別想再回京城了。你也不必多問,到時候隨同形勢跟著我上奏折便是。你也莫扯開話題,你說的趁著王忠嗣和吐蕃人作戰突襲野牛城的計劃我也認同,我只問你有幾成把握。別到時候一敗涂地,鹽撈不到手,反而損了實力,在朝中被人詬病。”

    王源笑道:“好吧,我給左相個定心丸,我有十成十的把握拿下野牛城。拿不下,左相彈劾我便是。”

    “這叫什么話?”楊國忠愁眉斥道。

    “我信王源能拿下野牛城。討伐南詔國的時候那么艱難,王源還不是一舉拿下了。眼下的堂兄你倒是不信他了,當時你為何信他?”秦國夫人道。

    楊國忠想了想道:“罷了,這件事我也不問了,拿不下是你沒本事,你想賺大錢可是沒那本事可怪不得我。倘若控制了鹽湖,我又能將這些神不知鬼不覺的賣成錢的話,咱們如何分賬?”

    王源知道這才是重點,楊國忠繞來繞去其實最關心的是這個。

    “四六分賬,我六你四。”王源道。

    “什么?”楊國忠差點摔了杯子,誰敢在和他分錢的時候反而占他的便宜,這王源簡直是瘋了。

    “這不可能,我六你四。你知道,若我無法將這些鹽賣成錢,那些鹽就是廢物,鋪路填坑都嫌不合用。你知道要將私鹽納入官鹽售賣,我要擔多大的風險么?這可是砍頭的罪名。”楊國忠低吼道。

    王源道:“左相此言差矣,著風險我們共擔。事情敗露,左相被砍頭,我難道會保住腦袋?左相也不想想,我要攻野牛城還要守住那里,我要冒多大的風險。沒準我攻野牛城時一直飛羽便要了我的命呢。若論風險的話,誰也不比誰少多少。這鹽湖可是我發現的,我六你四這本就公平合理。”

    楊國忠道:“絕對不成,五五分賬是我最后的底線。你可不知道我要在此事上花費多少。你以為我分的錢便全部是我的么?章丘兼瓊不要給一成堵住他的嘴?下邊辦事的人不要給錢堵嘴?我楊家最后拿到手的不會高于三成。”

    王源道:“即便是三成,那也不是個小數目。左相你坐在家里年入百萬貫,這還舒坦么?五五分賬我同意,但從劍南到京城的運輸車馬需要左相提供,這部分的運費我可一文不出。挖出來的鹽要從沙漠里運出來,還要提純熬煮,這些人工柴薪駝馬的費用我還沒著落呢。我拿到手的也多不了多少。若我冒這么大風險卻賺不了幾個錢,那這事兒我可不干。”

    兩人一個是當朝左相,一個是節度使大員,在此時卻像兩個市井小人一般討價還價,爭吵不休,相互間進進退退,都想爭取最大的利益。

    秦國夫人在一旁哭笑不得,只得在旁調停,最后終于達成協議。雙方五五分賬,所有費用雙方平攤。楊家先拿出三十萬貫墊付前期的費用。王源負責將鹽運出沙漠提純打包,秦國夫人將命人在成都設立車馬行,專門負責將成品鹽運回京城。剩下的事情便交于楊國忠通過戶部的鹽務**渠道去銷售。

    協議達成的一刻,兩人立刻恢復了謙謙君子的模樣,舉杯互敬,像是沒發生過爭執一般。共同的利益可以將一切矛盾化解,更何況兩人之間不僅是此時的共同經濟利益,而且有著共同的政治利益,更是無不可談,無不可解決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一尾中特在哪个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