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重生之禍害江湖 > 第九百一十七章 危險
    時間緩緩流逝,而大戰越到后面就越殘酷,地上此時已經躺滿了數之不盡的尸體。

    損失實在太過巨大了,漸漸的,不管是袁歸山還是鬼斧老人都有些承受不起了,他們可沒有忘記,在豐州之內,還有一個楊林在虎視眈眈,一旦他們的實力損失太大,那么事后絕對會被楊林給滅掉。

    鬼斧老人又驚又怒,他沒有想到,袁歸山他們竟然那么能撐,都已經被殺得節節敗退了,可還是一直在抵抗著,他們七海盟的武者死傷太多了,足足一千多魔道好手,如今只剩下不足五百人。

    而袁歸山那邊也死傷了三千多士兵,實力消耗巨大,不過最后幸存的士兵個個都是精銳中的精銳,想要徹底把他們給滅掉,無疑要付出很大的代價。

    “去死吧!”

    孔興邦眼前一亮,鬼斧老人竟然走神了,這乃是大好機會啊,于是孔興邦大吼一聲,使出十成功力,攻出最強的一招。

    下一刻,一道滂湃的拳印直向鬼斧老人襲去。

    鬼斧老人大驚失色,毫不猶豫的施展身法,朝一旁滾去,不過他終究還是慢了一步,左肩位置被狠狠的擊中,鬼斧老人慘叫出聲,身形飛快后退。

    一旁的鄧同飛見到這一幕,立即臉色大變,急忙過來扶住鬼斧老人,追問道:“鬼斧老哥,你這是怎么回事,明明知道此時乃是事關生死的廝殺,在這種情況下,你竟然走神了,難道不要命了嗎?”

    鬼斧老人臉色蒼白無比,他懊悔道:“確實是我大意了,我被我們巨大的傷亡給驚到了,一時不擦之下,被孔興邦那廝給鉆了空子,還好傷勢并不重,我還能繼續戰斗。”

    鄧同飛聽到鬼斧老人的話以后,這才有空打量了一遍戰圈,而這一看之下,也是吃驚不下,之前他一心一意跟孔興邦激戰,根本沒有精力去留意四周圍的情況,現在一看結果,頓時被七海盟巨大的傷亡給驚到了。

    緊接著,鄧同飛毫不猶豫的建議道:“絕不能繼續打下去了,要是傷亡人數繼續擴大,我們根本無力抵擋楊林的進攻,你馬上下令,我們撤吧。”

    鬼斧老人自然不甘心,搖頭道:“現在撤退的話,實在太可惜了,我能感覺到袁歸山他們就要支撐不住了,我們再加把勁,大有可能解決掉他們。”

    鄧同飛勸道:我不建議這樣做,袁歸山麾下殘余的人馬,都是對他忠心耿耿之輩,而且個個都功力不錯,想要擊潰他們很能,想要獲勝,只能硬碰硬的死拼,不過如此一來,我們最后即便能夠勝利,也是慘勝,要是那個時候楊林趁機殺來,我們誰也跑不了,所以還是立即收手吧,現在撤退還能保存不少實力,晚了就來不及了。

    鬼斧老人承認鄧同飛說的很有道理,但是他就是不甘心,要知道他們來時可謂雄心壯志,勢要一舉滅掉袁歸山,一統大半個豐州,現在灰溜溜的撤走,鬼斧老人極其不甘心,他還想在拼一下。

    就在鬼斧老人猶豫不決之時,前方的大道盡頭,竟然出現一隊人馬,而且人數還不少,足有一百多人,這個情況讓鬼斧老人大驚失色,仔細一看,發現來者乃是那些被他們滅門的正道勢力的余孽,這些混蛋這個時候冒出來,直接壞了鬼斧老人的大事,原本戰局就不妙,若是再加上這些人,那么局勢就危險了。

    因此鬼斧老人終于不再猶豫,怨恨無比的看了袁歸山等人一眼,接著大喝道:撤!

    一眾魔道高手聞言,先是一驚,而后紛紛抽身,跟著鬼斧老人和鄧同飛快速退去。

    袁歸山這邊的人馬已經精疲力盡,根本沒有能力去追擊,一見七海盟的人撤走,許多人熱淚盈眶,更有一些已經體力消耗巨大的人,直接倒在地上,瞬間昏迷了過去,場面可謂十分凄慘。

    袁歸山腿腳一軟,然后不顧形象的坐在地上,他大口大口喘著粗氣,面龐上早已經布滿汗水。

    身中多刀的伍曇緩緩走了過來,然后喜極而泣的道:“大人,我們撐住了,七海盟那幫惡賊退走了。”

    袁歸山眼眶發紅,用力的點了點頭,道:“多虧了你們勇猛作戰,這才擊退了敵人,你們的功勞,我是不會忘記的。”

    伍曇還想說些什么,不過就在這時候,一道魁梧的身影慢慢走了過來,袁歸山和伍曇舉目望去,來者正是孔興邦。

    孔興邦搖搖晃晃的走來,十分吃力的道:“抱歉了大人,我可能要先走一步了,以后再也不能跟隨您左右了,請原諒我。”

    說完,孔興邦雙目漸漸變得無神,七孔之中緩緩流出鮮血,魁梧的身軀重重倒在地上。

    “不!”

    袁歸山目睹這一幕,頓時撕心裂肺的悲呼一聲,然后連滾帶爬的沖了上去,用力抱緊孔興邦的身軀,淚流滿面的喊道:“興邦,你振作一點,千萬別嚇我啊。”

    可惜孔興邦已經七孔流血而死,根本毫無反應。

    這時候,伍曇也跑了上來,接著心急如焚的查看了一遍孔興邦的情況,得出的結果卻是讓伍曇失魂落魄,因為孔興邦體內的五臟六腑都已移位,多出部位被震碎,如此傷勢,即便是大羅神仙也救不了,根本就是死路一條。

    袁歸山期盼的看著伍曇,希望伍曇能給他一個滿意的答案,不過袁歸山注定要失望了,只見伍曇悲痛欲絕的道:大人,孔兄他不行了,已經斷氣身亡了。

    “天啊!”

    得到這個殘酷的答案,袁歸山不由當場嚎啕大哭。

    袁歸山跟孔興邦相交多年,兩人的感情早已經親如兄弟,這些年來,孔興邦任勞任怨的效忠袁歸山,一直毫無怨言,忠心耿耿,可以說沒有孔興邦的話,袁歸山根本不可能有現在的成就,現在眼見孔興邦慘死在自己面前,袁歸山簡直生不如死。

    其實有這個結果倒也不意外,孔興邦以一己之力擋住鬼斧老人和鄧同飛這兩個同級別的高手,壓力自然巨大,根本不可能會是對手,能夠支撐到現在,也是孔興邦用命換來的,更何況孔興邦還重傷了鬼斧老人,可以說雖敗猶榮。

    四周圍幸存的士兵都慢慢聚集而來,默默的看著孔興邦的尸體,許多人的臉上不由自主的露出擔憂之色。

    孔興邦身為袁歸山麾下第一個高手,在很多士兵的眼中,跟戰勝無疑,如今他死了,那么袁歸山的處境將會大大的不妙,下一次鬼斧老人再次殺來,他們根本擋不住,恐怕用不著多久就會被擊敗。

    伍曇這個袁歸山麾下第一文臣明顯也想到這一點,他將悲傷之情收了起來,暗暗著急起來,以前孔興邦活著的時候倒還不覺得,現在他死了,伍曇才深知孔興邦的重要性。

    一個勢力若是沒有頂級高手撐門面,那么根本做不大,而且也支撐不了多久,現在袁歸山所面臨的問題太嚴重了,必須要盡快解決才行,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當下伍曇抱歉說道:大人,現在不是傷心的時候,孔兄一死,我們連一個拿得出手的頂級高手也沒有,這個實在太不利了,要是這個問題不解決,我們根本保不住現有的基業,隨時會被人取而代之。

    聞聽此言,原本正在嚎啕大哭的袁歸山頓時閉嘴了,他先是無神的看了伍曇一眼,緊接著,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陰沉下去,也清楚知道自己如今所面臨的危險局面。

    慢慢放下孔興邦的尸體,袁歸山沉聲道:好好安置興邦的尸體,等我們度過這次危機以后,再給他風光大葬。

    言罷,袁歸山便舉步走進府邸,伍曇見狀,連忙跟了上去,兩人一直來到書房,各自坐好后,卻是默默無言,誰也沒有開口說話。

    就這樣沉默了一會兒之后,袁歸山終于說話了,他沉聲道:伍曇,我有個重要的任務要交給你。

    聞言,伍曇連忙道:“大人請說,屬下即便是赴湯蹈火,也定然要辦到。”

    袁歸山掙扎了一下,然后才用十分無奈的語氣道:我要你去一趟逍遙宮,請她們派高手前來相助。

    聽到這話,伍曇立即變了臉色,著急無比的道:千萬不可啊大人,此舉根本就是引狼入室,一旦讓逍遙宮的人前來,那么即便我們最后真的勝利了,這偌大的豐州誰說了算可就不一定了。

    袁歸山苦笑道:“我也不想這樣做,可是以我們目前的處境,根本就沒有選擇,我的父母親族就是死在魔道惡徒的手中,所以我絕對不會投靠七海盟那幫魔道妖人的。”

    伍曇道:“大人,要不我去柳葉山莊一趟吧,只要我們付出足夠的代價,相信楊林他會立即出手的。”

    提到楊林,袁歸山原本難看的臉色變得更加陰沉了,他咬牙切齒的道:不用去找楊林了,那個王八羔子陰險無比,我們有如今的下場,楊林也是功不可沒,我即便把豐州送給正道勢力,也不會便宜了七海盟和楊林。

    伍曇有些無語,一時間不知道應該怎么樣勸說才好,他自然十分不愿意讓逍遙宮的人前來,可是袁歸山已經下了決定,他也是無可奈何。

    見伍曇久久無言,袁歸山頓時一皺眉頭,然后沉聲道:“怎么著,難道你也不聽我的命令了,你想造反不成。”

    伍曇嘆氣道:大人,您何必說這么傷人的話呢,我是什么為人,您難道還不清楚嗎。

    其實袁歸山話說出口以后就后悔了,剛剛太氣憤了,一時激動之下說錯話了,他心里也是懊惱無比。

    袁歸山站了起來,走到伍曇身前,一臉失落的道:“伍曇,剛才的話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我一時心急口快說錯了話,現在向你道歉了,希望你莫要見怪。”

    要說袁歸山也是個人物,古往今來,又有哪個君主會向部下道歉的,袁歸山就是那樣做了,一時間,卻是把伍曇感動壞了,頓時對袁歸山更加的忠心了。

    之后伍曇也沒有再反對了,他接受前去逍遙宮的命令。

    只見伍曇憂心忡忡的道:“大人,逍遙宮的駐地距離我們豐州千里之遙,這一來一回恐怕需要不斷的時間,我怕會來不及。”

    袁歸山道:“不用去逍遙宮駐地,就在我們豐州隔壁的太陽山中,就秘密設有一處逍遙宮的據點,那處據點有不少逍遙宮的高手身處其中,你去那里求援就行了。”

    “竟然有種事情?”

    伍曇難免吃了一驚,他也是第一次知道這個消息,沒有想到逍遙宮的一個據點竟然就在他們的不遠處,實在令人驚訝。

    袁歸山拿出一份地圖,親手交給伍曇,然后道:“地圖上有那處據點的位置,你跟著地圖找,很快就會找到的。”

    伍曇鄭重的接過去,又和袁歸山交談了幾句,而后轉身離去。

    出了書房以后,伍曇一點時間也沒有耽擱,命人準備了快馬,然后騎馬出了城,一路上快馬加鞭,用了兩天的時間出了豐州地界,接著又趕了半天的路,這次好不容易抵達太陽山。

    疲倦的從馬背上下來,伍曇一臉的憔悴,他抬頭看著面前的太陽山,接著搖搖晃晃的走了進去。

    也幸虧伍曇功力不弱,因此雖然累得不輕,但是還能堅持行動。

    他按住地圖上的位置,尋找了一個多時辰,才在山腰位置尋到一處隱秘的山莊,正當伍曇想要走進去的時候,卻從暗處冒出幾個俏麗的女子,將伍曇給圍住了。

    一名年紀最大的女子先是上上下下打量了伍曇幾眼,然后冷聲道:你是何人,為何會來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

    伍曇深吸了口氣,抱拳道:“各位女俠,在下并沒有惡意,這次前來,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見你們這里的負責人。”

    聞聽此言,幾名女子不由對視了一眼,接著那名年紀最大的女子開口道:先報上名來,我給你通報一下,至于我們長老見不見你,就要看你的運氣了。

    伍曇回答道:“在下伍曇,乃是豐州州牧袁歸山麾下的文臣,這是我家州牧的令牌,請拿給你們長老一觀,之后她自會明白我的身法真假。”

    伍曇手中的令牌是純金的,上面的雕刻十分精妙,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對面的幾名女子看見以后,頓時都嚴肅了起來,知道能夠隨手拿出那么貴重的物品,伍曇的身份多半是真的。

    那名年紀最大的女子接過令牌,而后道:“你等著,我進去通報一聲。”

    說完,女子便大步走了進去,很快就不見了身影。

    伍曇則是耐心的等候起來,不多時,年紀最大的女子去而復返,接著對伍曇道:“我家長老愿意見你一面,你跟我來吧。”

    聽到這個答案,伍曇不由大喜,忙不迭的跟了進去。

    山莊里面的景色十分不錯,各處都種滿了奇花異草,空氣中布滿濃重的花香,沿路上,被鮮花吸引而來的蝴蝶、蜜蜂等動物數不勝數,倒是讓伍曇開了一番眼界。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一尾中特在哪个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