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校花的全能保安 > 第九百四十八章 原來你就是許總
    948

    二蛋福大命大,最終成功的轉危為安。

    手術室外的關荷跟吳麗梅緊緊的抱在一起,吳麗梅激動的泣不成聲,而關荷的眼角也同樣帶著淚光。

    許太平還是第一次看到關荷哭。

    許太平可以理解關荷的感受,畢竟,在他不在的這段時間里,二蛋跟關荷幾乎可以說是朝夕相處的。

    不過,二蛋雖然轉危為安,但是按照醫生的說法,他還得在醫院里頭繼續觀察療養一段時間。

    許太平只得將二蛋留在了寵物醫院。

    吳麗梅自告奮勇每天來照顧陪伴二蛋,可以看的出來,她跟包子都十分的喜歡二蛋。

    這讓許太平頗為感動,畢竟他每天要上班,而關荷每天也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有吳麗梅陪伴二蛋,那許太平跟關荷也算是比較放心。

    “要不我給你開工資吧,你不是說你還沒找著工作么?”許太平對吳麗梅說道。

    “不用不用,反正我每天閑著也是閑著,我喜歡二蛋,所以才來陪它,你給我開工資的話,這就變味了!”吳麗梅搖頭道。

    許太平聽吳麗梅這么說,也就不再強求,畢竟有些事情談錢的話,還真的容易變得俗氣。

    許太平正打算跟吳麗梅再聊幾句,結果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許太平一看,是歐陽靖宇打來的。

    “你當著那么多人的面,把四個人送進了醫院…許太平,難道你覺得你最近的風頭還不夠盛么?先是擺平了王爺,后是拿下了藍旗,這會兒,竟然還找兩個小紈绔的麻煩,你真的不知道現在有多少雙眼睛在盯著你么?”電話那頭的歐陽靖宇十分不客氣的說道。

    “這不是當時忍不住么。”許太平露出一個諂媚的笑容,隨后轉身走出了病房,來到了走廊上,說道,“歐陽局長,那幾個人實在是太可恨了,把我的狗給幾乎打死了你知道么!”

    “…你好歹也是藍旗的執旗人,你竟然因為一條狗,當著幾十號人的面把人給打斷了不知道多少根骨頭?你如果不說你是許太平,我特么都要以為你是許太平手底下的哪個最底層的小混混了!”歐陽靖宇說道。

    可以聽的出來歐陽靖宇很生氣,因為他連粗話都說出來了。

    “歐陽局長別生氣,別生氣嘛,我下手雖然狠,但是絕對沒有傷到臟器,頂天了算輕傷,您別以為我不懂。”許太平說道。

    “要放在平時,那確實沒事,但是我剛才說的你沒聽到么,你最近風頭有多盛?這時候你不懂要低調一些?而且這次被你打的其中兩個人還是華夏武術協會的,有一個的手被你給打折了,這件事情,你覺得華夏武術協會的人會善罷甘休么?”歐陽靖宇問道。

    “這個,我也是華夏武術協會的人,我們會內部解決的!”許太平說道。

    “你出去避幾天風頭吧。”歐陽靖宇沉聲說道,“別讓我難做,另外,在你走之前,把那些人安撫好,要錢給錢,要道歉給道歉,反正,把他們擺平,別讓苦主找我,不然的話,我只能辦了你。”

    “多謝歐陽局長開恩。”許太平感激的說道。

    歐陽靖宇沒有多說什么,直接掛了電話。

    許太平走進病房里,將關荷喊了出來。

    “歐陽靖宇剛給我打電話了,字里行間說的很清楚,最近我風頭猛,讓我避避風頭,剛好不是趙老爺子做壽么,我就去一趟京城算了。”許太平對關荷說道。

    “你最近風頭確實有點猛,這時候去京城挺好的,其實之前我就打算跟你說了。”關荷說道。

    “那行吧,醫院里的那幾個人,一會兒我去擺平。”許太平說道。

    “嗯。”關荷點了點頭,說道,“什么時候去京城?”

    “等事情擺平之后再去吧,好歹我也是藍旗的執旗人,就算避風頭,也得從容點。”許太平笑著說道。

    “那行,一會兒我回去給你準備行李!”關荷說道。

    “嗯!”許太平點了點頭,隨后跟關荷一起走回了病房,跟吳麗梅簡單的聊了兩句之后,兩人就一起離開了。

    關荷回家給許太平準備行李,而許太平則是前往了江源市醫院。

    在江源市醫院外頭,許太平猶豫了一下,給手下人打了個電話。

    沒多久,大概二十多個太亞集團的中高層干部,來到了醫院外頭。

    “跟我上去見幾個人。”許太平說著,帶頭進了醫院。

    太亞集團的這些中高層干部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還是恭敬的跟著許太平一起進了醫院。

    在江源市醫院的骨科病房里,許太平見到了被自己送來這里的幾個人。

    唯一一個能夠站著的,就是那個沒有拿撬棍打狗的華夏武術協會的成員,另外的三個人全部躺在床上,身上打著各種石膏。

    除了這三個人之外,許太平還見到了不少其他人,估摸著應該是那一對男女的父母,看身上穿的都是名牌,應該也是有錢人。

    病房里在許太平來之前大概有十個人左右,因為這是特護病房,所以還算是比較寬敞,不過,在許太平帶著二十多號人走進病房的時候,病房一下子就顯得擁擠了起來。

    “就是這個人!”那還能站著,并且還能順利說話的華夏武術協會的成員指著許太平叫道,“就是這個人把于正打成了這樣!”

    原來那個小年輕人叫于正!許太平也是到現在才知道。

    隨著那個華夏武術協會的人的話,整個病房里的所有人都看向了許太平,隨后,許太平就看到一個四十多歲的女的咆哮著朝他沖了過來。

    一看這女人的架勢,許太平就知道,這女的肯定是那個什么于正的娘,不然的話也不至于一副死了兒子的樣子。

    “我要跟你拼了,你竟然把我兒子打成這樣!你這個狗日的!”那中年女人大喊道。

    許太平覺得自己真是聰明,猜得一點都沒有錯,隨后,他對著那沖向他的女人抬起就是一腳。

    砰的一聲,這女人被許太平一腳踹中肚子,慘叫一聲往后退了好幾步,噗通一聲直接跪在了地上。

    如果她剛才沒有罵最后一句臟話,許太平還不至于一腳把她踹飛,現在許太平最聽不得的,就是帶狗的臟字,一聽就想起可憐的二蛋。

    “我是來跟你們和解的。”許太平再把人家踹飛之后,開口說道。

    許太平這話讓在場的人都傻眼了。

    哪有這么和解的啊?一見面就把人家的老娘打趴下,然后跟人說我是來和解的?逗呢吧?

    “報警,給我報警!”一個長得跟那個于正有幾分相像的男人咬牙切齒的叫道。

    這男人穿的西裝革履的,算的上是在場的人里頭看著最有牌面的一個了,一看就應該是于正的老子。

    許太平眉頭一皺,說道,“誰特么敢報警?”

    隨著許太平的話,那些太亞集團的中高層全部開口呵斥道,“都把手機給我放下來!”

    于正這邊的人聽到這呵斥聲,全部都緊張了起來,因為許太平帶來的這么一些人,每一個的氣勢一看都不是普通人的樣子。

    “你把我兒子打成重傷,還到醫院來打我老婆,你不讓我報警?你當你是誰?”那最后牌面的中年人黑著臉說道。

    “誰讓你老婆罵我呢,我這人最見不得別人罵我了,有話做下來好好談,我是來跟你們和解的,真心實意。”許太平認真的說道。

    “和解?和解是不可能和解的,我于抄抄是永遠不可能跟你和解的,你就等著坐牢吧!”中年人說道。

    “于抄抄?凱信集團的那個副總?”許太平帶來的男手下中的一個人開口問道。

    中年人,也就是于抄抄愣了一下,隨后看向了那說話的男人。

    許太平也看向了說話的男人,那人是自己手底下的一個經理,名字叫做劉臣。

    “你是…劉總?!”于抄抄驚訝的看著劉臣說道。

    “還真是你,我說怎么看著有點眼熟。”劉臣說道。

    “你認識這人?”許太平問道。

    “這人他們的公司跟咱們的產業有一些合作,我不認識他,但是認識他們的老板,之前一起吃過飯,這人有在桌上,因為名字比較奇特,我記住了長得個名字,但是人不怎么記得住。”劉臣解釋道。

    “那就好辦了,大家都是朋友了嘛!”許太平笑著說道。

    “劉總,你…認識這人?”于抄抄小心翼翼的指著許太平問道。

    “這是我的老板。”劉臣說道。

    于抄抄一聽到劉臣這么說,登時愣在了當場。

    那一日跟劉臣吃飯過后,于抄抄可是聽他的老板說過,這劉臣,是整個江源市的頭面人物,而這劉臣的老板,就是江源市江湖的大哥,許太平。

    難不成眼前這個三十歲模樣的男人,就是許太平?!

    于抄抄驚恐的看向了許太平,說道,“這…不知道…不知道您貴姓?”

    “許。”許太平說道。

    一聽許太平說出許字,于抄抄的身體就微微顫抖了一下,隨后,于抄抄臉上露出一個艱難的笑容,說道,“原來,你就是許太平,許總啊。”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一尾中特在哪个网站